切换到宽版
北斗六星!·百事通·查看新帖·设为首页·手机版

北斗六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北斗六星网 六星文学 榕树下 (小说)兰烬落第四章
查看: 174|回复: 12

(小说)兰烬落第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5-30 17:55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  夜谈

  此时夜已深,灯油将尽,翁世洋唤小二重新添过,玉蝉也重新点上了一炉熏香,幽淡的香气萦绕在屋内,在这样的雨夜里竟有一种安心宁神的奇效。柳凤飞拣了一张桌子坐下,淡淡开口说:“梅庄新丧,百废待兴,先父尸骨未寒,大仇未报,若非情非得已,我也实不愿在这个时候妄动刀兵。家父猝然去世,新任庄主之位悬而未决,偏偏家父生前未留下只言片语。在梅庄之中,有实力继承庄主之位的,这个……除了我,便是我这位大师兄了。”说到这里,狠狠看了朱文卿一眼,似乎二人之间有什么难以解开的深仇大恨。
  只见柳凤飞接着说道:“若论武功,我师兄弟二人在伯仲之间,不分上下,但若论将帅之才,柳某自认稍胜一筹,便有心不自量力,发扬梅庄门户。也亏得如此,才有机会发现这个奸人的阴谋。”说着,目光逼视朱文卿,朱文卿却表情始终淡淡,不作一声评断。
  倒是他的妻子白婴忍不住,道:“柳凤飞,我丈夫行得正,坐得端,怎么就是奸人,又有什么阴谋了?你自己想当庄主,便容不得我夫妻二人,又何必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你今日不把话说明白,天下江湖悠悠之口,自有道公理处。”
  柳凤飞冷笑一声,道:“家父行事向来谨慎,来日大难,便未必事先料想不到,我便猜测会有遗嘱之类的留在人间,为防被一些奸险小人加以利用,便命人将家父的遗物都保护了起来。”明眼人均知这分明是柳凤飞为了争夺庄主之位做的一些不光明的手段,此时他娓娓道来竟不觉得有丝毫的脸红,翁世洋却听不过,狠狠“呸”了一口,骂道:“好难喝的酒!”
  柳凤飞却不以为意,淡淡道:“在检点家父的遗物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封书信,藏得极其隐秘,上面还漆了白蜡,想来是十分紧要的。我便拿起来看,刚看到信封便觉得此事十分不寻常,便立即找来了梅庄里几位辈分比较高的前辈一同商量,几位前辈看完之后也是一筹莫展,均不知如何是好。”
  林子轩问道:“柳少庄主,那信封里到底写了什么?”柳凤飞淡淡道:“那封信是家父写给萧白门的。我当时便不胜惊奇,家父因何与萧白门结怨我不是太清楚,但二人华山一战已是天下皆知,家父技不如人败得无话可说,大不了梅庄上下再找机会报仇便是。但二人竟然互通书信,倒实是让我意想不到。我当时便觉得,这封信里面,十有八九便关系到家父与萧白门结怨的缘由。这毕竟是大事,我不敢擅专,便请了梅庄里师叔辈的几位前辈一起拆阅,看完之后才是大吃一惊!”
  柳凤飞顿了顿,从怀中掏出一封黄皮书信,向侯青山道:“侯大人,你是识得家父的笔迹的,你来看看,这封信是不是家父所写?”说完,将书信一扬,平平飞出,侯青山伸手一接,只见信封上写着“萧白门亲启”五个大字,侯青山点了点头,道:“不错!的确是柳庄主的手笔。”
  柳凤飞冷冷瞧了朱文卿夫妇一眼,道:“侯大人,为公平起见,烦请你将这封信的内容读给大家伙听一听。”侯青山虽一向不愿招惹这些江湖中的恩怨,但此时众目睽睽之下,绝杀令重重包围之中,却也不便拒绝,便拆开书信,读道:“萧兄亲鉴:华山绝顶一战,弟风华神采,为兄钦佩万分,人生得此一战,虽死无憾。兄自知命不久矣,尚有两桩未了之心事,干系甚大,牵扯天下气运,关乎万民苍生,不得不慎尔。兄思来想去,以弟之才略气度,唯汝可托。
  为兄之疾由来久矣,虽得弟以神功延缓,想来不过旬月寿命。劣徒文卿自幼孤苦,命途坎坷,害我非他本意,我死之后,若飞儿为庄主之位危及文卿性命,务请萧兄代为阻止。此其一也。
  其二则是另半幅《珠光宝气图》,此图干连极大,万不可流落人间,否则天下翻覆,兵凶战危,皆不是你我所能逆料。虽有半幅已赠与弟,但另半幅失踪已久,始终是个隐患,最可虑者,恐文卿已知其梗概,故拜请萧兄代为寻回,紧要,紧要!兄柳仕岐顿首。”
  侯青山读完之后抬头看着这师兄弟二人,面露惊诧,不知这信中所写,到底是何惊天的秘密。座中诸人也都“哦”的一声,却是料想不到这一场华山之战名动天下,实情却是如此,着实出人意料。
  柳凤飞道:“大师兄,你还有什么话说?”他叫“大师兄”时咬牙切齿,意味极其讽刺。朱文卿闭上眼睛,摇摇头,叹道:“我无话可说。”
  白婴忍不住,道:“文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庄主之死,难道真的另有隐情?”朱文卿沉默许久,才复又睁开眼睛,道:“不错!柳仕岐早就该死了,可惜我没有预料到他会与萧白门勾搭在一起,还借着比武的幌子,其实却是为柳仕岐驱毒,以期他好安排后事,的确是我小瞧了他!”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柳凤飞喝道:“果然是你毒杀了我爹爹?到底是为了什么?家父待你不薄,视你有如己出,你怎可下这般毒手?”
  “待我不薄?”朱文卿略带嘲笑的口吻看着柳凤飞,道:“有如己出毕竟不是亲生,我又何必对他感恩戴德?”林子轩忍不住道:“朱少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柳庄主好歹也抚养了你一场,你不报答养育之恩也就罢了,恩将仇报总是万万不该的。”朱文卿冷眼瞧了一眼林子轩,道:“那阁下不妨教教我,若你的杀母仇人养了你十几年,你又该如何?要不要报仇?”林子轩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朱文卿似乎伤得甚重,说完几句话就要歇一歇,见众人都露出惊诧的表情,不由道:“也罢,这件事不说明白,我终究是死不瞑目。”想了一会,才道:“白婴,你可还记得,三年之前的重阳节么?”
  众人不知为何朱文卿话题一转,扯到三年之前,却见白婴脸上显出一丝绯红,低着声音道:“三年之前,不正是你我初次见面的时候么?”遥想重阳佳节,二人荒野偶遇,从此牵惹出多少红尘缱绻事,思及此处,白婴便不由得心里泛起一丝柔情,说道:“我记得那时你正受了很重的伤,躺在一间废弃的破庙里,昏迷不醒。那个时候,我刚刚背着师父行走江湖,见到了你,自然吓了一跳,既害怕你从此不醒了,又害怕你的仇家追上来,好在上天保佑,你终于没有事,也算是上天垂怜,眷顾于我,让你走进了我的生命里。”说到这里,声音中柔情无限。
  朱文卿叹了一口气,道:“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那时并不是被仇家追杀,而是……而是我根本不想活了!”白婴忽然“啊”的一声,其余众人也不由露出奇怪的神色,只有柳凤飞冷眼瞧来,恶狠狠的充满敌意。
  朱文卿道:“每年重阳,梅庄之中所有弟子都要举行大校,以考校这一年以来的武功进度,我与柳师弟等几位弟子因入门早,不需下场比试,只负监督之责。看到弟子进境甚佳,本来师父心情大好。柳师弟却说:‘大师兄入门最早,想来也最得我爹爹真传,小弟不自量力,想要跟大师兄讨教几招,还望大师兄不吝赐教。’柳凤飞,当日你可是说过这几句话的?”
  柳凤飞冷冷哼一声,道:“说过又如何?”朱文卿道:“当时听到师弟这般说,师父也并未反对,我们二人便比试了一场。师弟处处要强,因而招式也招招占先,无非是想让我在师父面前出丑,但梅庄武功讲究行云流水,越急反而越容易出乱子,眼见敌我不过,便使出了一套我从未见过的招式来,没想到师父见后大怒,喝骂了师弟,并十分生气。柳师弟,这事却是有的吧?”
  柳凤飞颇有些得意,道:“不错!那正是本门的不密之传‘白梅落雪十九式’!爹爹暗中传授于我,却并未教给你,由此可见,爹爹从一早就不信任于你。”朱文卿点了点头,出乎意料的没有反驳柳凤飞,道:“不错!从始至终,师父他老人家就从来没把我当成徒弟!我只恨,恨他既然不信任我,又为何当初不一掌把我杀了,却要养我这么多年?”
  “你住口!”柳凤飞喝道:“你有什么权利说我爹爹?”朱文卿却冷冷笑道:“你想不想知道,师父这么些年绝口不提的《珠光宝气图》,到底是什么?你想不想知道师父的旧疾是怎么留下的?”翁世洋打断道:“慢来慢来,朱少侠,你这便扯远了。你的事又干柳老儿的旧疾什么事?江湖上谁人不知,梅庄柳仕岐的旧疾已经二十多年了,那时候恐怕你也才刚出生不久吧?”
  朱文卿道:“是刚出生七个月。”朱文卿抬起头,看着天外浓黑的夜,雨还在无边无际的下着,客栈里微弱的烛光一闪一闪,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似的。朱文卿像是回忆,又像是出神,这时谁也不敢说话,均静静地看着朱文卿,等他继续说下去。
  白婴明白朱文卿的心意,端了一杯酒递到朱文卿手上,朱文卿喝了,苍白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血色,道:“二十四年前,江湖上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据说这件事涉及之广,牵连之大,就连宁王府也有份,侯大人,这件事,你该不陌生吧?”
  侯青山咳了一声,江湖多风雨,这一夜风雨如骤,没想到会真的打到自己身上,闻言一震,道:“二十四年前,江湖上的确发生了一件大事,但这件事一直以来都是王府秘辛,王爷也曾再三交代,此事决不可泄露半点,若朱公子今晚不提,恐怕侯某这辈子都不会提及此事!”
  “那一年我才入王府不久,却也卷到了那件事里面,那一天,王爷将我们风林火山四位侍卫召集在一起,王爷说:‘京城崇文馆师宗主传来消息,邪派高手之中出了一个血衣娘子,此人独闯大内禁宫,打死打伤了崇文馆数十位高手,还偷走了一件圣上十分喜爱的稀世珍宝,圣上龙颜大怒,现下这血衣娘子逃到了江南一带,你四人是我最信得过的人,因此派你四人去截杀血衣娘子,夺回宝物。皇上已传下密旨,能生擒此獠者,赏黄金十万两!’
  我四人听完之后,想王爷将此等重要的事情交给我们,分明是信任我们,均觉得热血沸腾,都暗下决心,一定要将此事办好。却没想到等我四人打听到血衣娘子消息的时候,江湖上已是沸沸扬扬,据说血衣娘子自京城一路南下,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江湖上许多名声在外的名宿高手,均栽在她的手里。
  我四人自忖武功并不算绝顶,比起那些江湖名宿尚有不如,但那又如何?王爷既然吩咐下来了,就算一死,也绝不皱一下眉头。当即我们兄弟四人便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大哥二哥亲自去探寻血衣娘子的下落,三哥则去西川搬请救兵,留我一人在江南等待消息。
  没过几天,江湖上忽然传来血衣娘子将路过采石矶的消息,那时我三位哥哥尚未回来,但时机不等人,便邀集了道上的几个江湖朋友,很早便在采石矶附近设伏,因为这血衣娘子武功太过厉害,江湖上传得神乎其神,我们丝毫大意不得,尽管躲得足够严密,却仍然连大气也不敢出。
  不过一天工夫,在这里设伏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这些江湖人中,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大多数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这时都聚集在一起,却都不说话,见了面就像不认识一样。朱公子,柳公子,贵庄庄主柳仕岐老前辈那日就在里面,而且就埋伏在我身边不远。”
  朱文卿和柳凤飞均没有说话,却听侯青山接着说道:“那时我还是刚刚出道不久的一个小毛头,柳庄主却已名满江南,因此看到柳庄主就在我前面不远,不知为何,心里竟然腾起一股崇敬之意。没想到柳庄主回头对我笑了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你怕不怕?’柳庄主并不认识我,却对我这般关心,我点头,说:‘不怕!’柳庄主便回过头继续埋伏。
  这般大张旗鼓的埋伏,说起来也算是武林中的第一次了。这么多武林好手,即便血衣娘子武功再高,也无法全身而退。我想,我要是那血衣娘子,断然不会走这条路。我们从早等到晚上,都没有看到一个人影露面,我正想着,是不是血衣娘子得到了消息,从别的路上走了,忽听柳庄主道:‘来了!’我不由得暗呼惭愧,柳庄主这么长时间蛰伏,还保持着这么高的警惕性,武功之高,实在令人佩服。
  那时正是天光将亮之时,我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远远瞧见下面的官道上,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骑着一匹马正缓缓行着。我心里想,这血衣娘子也真是够托大,居然真的敢孤身一身闯入杀阵!只是不知这婴儿是何人,当时见到血衣娘子现身,我们均知此人武功太高,哪里还有余裕去想这婴儿是怎么来的?当时我心里紧张极了,既想伸出头去看清楚这血衣娘子的相貌,又怕稍有不慎被她发现,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动手,就是毫无余地的绝地一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30 17:55 |显示全部楼层
自坐沙发。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31 13:5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禹鼎侯 发表于 2024-5-30 17:55
自坐沙发。

高处不胜寒否?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5-31 20:59 |显示全部楼层

哪里哪里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 10:04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期待后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 10:06 |显示全部楼层
陶陶然然 发表于 2024-6-1 10:04
不错,期待后续。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8 20:39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两天参加小镇的活动,节奏蛮快的。空不出时间来读字。先跟你说一声啊,再两天差不多活动结束了,我就能静下心来阅读了。

端午快乐,码字快乐。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0 10:04 |显示全部楼层
江小蝶 发表于 2024-6-8 20:39
这两天参加小镇的活动,节奏蛮快的。空不出时间来读字。先跟你说一声啊,再两天差不多活动结束了,我就能静 ...

端午安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2 21:44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可以读字了。另,快乐也好,安康也罢,都是语言形式。祝福的心在就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3 16:49 |显示全部楼层
江小蝶 发表于 2024-6-12 21:44
明天可以读字了。另,快乐也好,安康也罢,都是语言形式。祝福的心在就好~~~

打开页面,有点懵。嘿嘿。搁置久了,有点忘记情节。待我复习完前面三章,再来……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5 13:04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里想,这血衣娘子也真是够托大,居然真的敢孤身一身闯入杀阵!只是不知这婴儿是何人,
===
应该就是那个……大师兄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15 13:0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牵扯,便是江湖旧日恩怨情仇~~~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4-6-21 19:04 |显示全部楼层
江小蝶 发表于 2024-6-15 13:05
这一牵扯,便是江湖旧日恩怨情仇~~~

来了来了,这回是真来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北斗六星文学网所有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言论,本站不对其内容承负任何责任。

Copyright ©2011 bdlxbbs.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平平安安
TOP
返回顶部